免費發布信息
×
×
信息分類
當前位置:日照百事通 > 熱點資訊 > 國際新聞 >  這位大亨從日本逃亡后 法國也有案子在"等待戈恩&q

這位大亨從日本逃亡后 法國也有案子在"等待戈恩&q

發表時間:2020-01-02 14:06:35  來源:  瀏覽:次   【】【】【

  原標題:這位大亨從日本逃亡后,法國也有案子在“等待戈恩”

  無論如何,戈恩逃了,并在自己身后丟下一地雞毛。

 ▲圖片來自推特。

▲圖片來自推特。

  據日媒報道,被日本東京地方檢察院起訴、以15億日元交保等待庭審的前雷諾-尼桑董事長、汽車業大亨戈恩,2019年12月30日神奇地從日本東京棄保潛逃,目前已飛抵黎巴嫩首都貝魯特。

  “勝利大逃亡”

  戈恩最后一次獲得保釋是在2019年4月25日。當時,他被迫接受了一系列苛刻的條件,包括被指定在東京一幢樓宇中居住,24小時不得脫離監控,不能與妻子和其他家人見面,護照要交給律師保存等等。

  照一般常識,如此嚴密的監控,戈恩可謂插翅難逃,且他本人也曾多次信誓旦旦,要“在法庭上為自己討還清白”,他的律師團隊則表示“像戈恩這么有身份的人怎么會不顧臉面棄保潛逃呢”。

  東京地方法院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認定了這點,才會允許戈恩保釋,而未理睬檢方和日產所提出的“讓他待在拘留所”的要求。

  然而戈恩不僅“不顧臉面地逃了”,而且居然真的逃脫了。

  《黎巴嫩新聞報》、黎巴嫩MTV電視臺言之鑿鑿,說戈恩在一家私人保安公司的策劃下精心安排了這次“勝利大逃亡”。

  他邀請了一個黎巴嫩私人樂隊到自己被監視居住的樓宇進行新年演出,然后在演出結束后藏身裝樂器的木箱,避開東京的成田、羽田兩個就近機場,取道位于大阪的關西機場,用他人護照蒙混過關,登上停放在那里的一架小型私人包機溜之大吉。

  路透社援引一位專業人士的話稱,“從頭到尾這次行動都堪稱專業”,甚至私人包機的飛行員都未意識到機上多了位“特殊乘客”。

  戈恩的妻子卡羅爾否認戈恩是“藏身木箱脫逃”的傳聞,也有消息人士稱,他僅僅藏在木箱內逃出寓所,并非如某些小道消息所渲染的,在木箱里一直待到下飛機。

  無論如何,戈恩逃了,并在自己身后丟下一地雞毛。

  從天堂到地獄

  戈恩出生于1954年,是出生在巴西的黎巴嫩裔。

  1960年他6歲時隨母親“回流”黎巴嫩,中學時代前往法國讀書,因此先后擁有了巴西、黎巴嫩和法國三國國籍。

  大學畢業后戈恩在著名的米其林輪胎公司工作18年之久,在此期間成長為一位出色的職業經理人。1996年,他轉入法國雷諾汽車公司任執行副總裁,被公認為雷諾自1997年起扭虧為盈的關鍵人物之一。

  1999年,飽受日本泡沫經濟破裂困擾的尼桑汽車公司連續虧損7年,負債高達2.1萬億日元,瀕臨破產。

  當年5月28日法國雷諾以54億美元收購尼桑36.8%股權,成為頭號股東,并“空降”戈恩為尼桑汽車社長(后兼任CEO)。

  戈恩在1999年10月推出“尼桑復興計劃”,表示將采取有力措施,實現2000財年扭虧為盈,2002財年利潤率超過銷售額4.5%,如果完不成他將立即辭職。

  當時幾乎所有業內人士都認為,戈恩“瘋了”,尼桑已經無藥可救,他勢必在這塊石頭上碰到頭破血流、身敗名裂。

  然而戈恩做到了:2000財年尼桑實現凈利潤27億美元(1999年是凈虧損64.6億美元);2002財年其利潤率達到9%,是行業平均水平的兩倍多。

  如此巨大的成功也讓戈恩功成名就。2005年5月他被任命為雷諾總裁兼CEO,從而成為《財富》500強中唯一一位兼任兩家500強企業CEO的明星企業家。

  在法國,他被譽為“驕傲”;在日本,他則被冠以“尼桑救世主”的美名,并獲得一系列榮譽。

  但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剛從黎巴嫩飛返東京的私人飛機上被東京地區檢察廳逮捕。

  同日,尼桑CEO齋川裕人宣布,因戈恩“挪用公款、瞞報收入”,將被逐出尼桑董事會,他本人戲劇性地在日本的拘留所里“三進三出”,累計被拘留130天之久。

  至于尼桑日方管理層何以“恩將仇報”,一些分析家認為,戈恩兩個計劃的成功是以關閉5家日本本土工廠、削減21000個工作崗位(占總雇員比重14%)、減少供應商數量和股權、剔除包括尼桑航空部在內許多資產為代價的,這些都觸及了方方面面的利益。

  對戈恩是否無辜,外界見仁見智,但日本以外許多方面都對日方在“戈恩案”中的操作、尤其屢屢拘留戈恩表示不滿。

  2019年4月4日日方第三次逮捕戈恩后,僅21天就允許他保釋(第一次拘留長達104天),很大程度上是迫于國際壓力。但此次戈恩“勝利大逃亡”,無疑將令局面進一步復雜化。

  “海捕公文”

  去年12月29日,日本東京法院宣布沒收戈恩繳納的保釋金,取消保釋,這意味著如果戈恩回到日本將立即被逮捕。

  日本媒體一邊倒地譴責戈恩:保守的《讀賣新聞》稱他為“膽小鬼”,而左翼的《東京新聞》則表示“棄保潛逃是對日本司法體制的侮辱”。

  黎巴嫩政府卻在同日發表聲明,稱戈恩“合法進入黎巴嫩領土”,有消息稱,黎巴嫩總統奧恩(Michel Aoun)第一時間在總統官邸巴卜達宮接見了“黎巴嫩杰出公民戈恩”。

  戈恩并非僅僅在日本被起訴,法國也有兩個官司分別在3月和4月等著他。

  但引渡問題專家朱利表示,法國和黎巴嫩僅僅簽署了司法合作協議,未簽署雙邊引渡協定,戈恩充其量會在黎巴嫩視頻出庭,而不會回到法國自投羅網。至于連司法合作協定都沒和黎巴嫩簽署的日本,引渡戈恩的概率“幾乎是零”。

  去年12月31日,戈恩本人發表聲明,稱“我不是畏罪潛逃,只是躲避日本的政治和司法迫害”。他的團隊宣布,戈恩將在1月8日舉行新聞發布會,或許我們應該等待他的一番說辭。

  □陶短房(專欄作家)

點擊進入專題: 戈恩逃離日本

責任編輯:范斯騰

陕西十一选五技巧